成人黄色小视频

..co,最快更新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女最新章节!

这一晚,齐景年听着关平安发牢骚,腹议几句,再捧个场,可算让他的关关就切结书之事终于畅所欲言。

他就知道,自从正月从老家归来,她是绝口不提半句她祖母。但她心里肯定憋了一肚子的话儿,找不着地方倒。

她不像她娘,真当与婆婆断了关系,彼此又离得远。从今以后,再也无须联系,关世叔也不会埋怨她。

她也不像天佑,明知就是再断了关系,可祖母到底还是祖母,一旦他祖母有个意外,他爹还是会担心。

但他心态和关关就不同。

前者抱着他们一家人迟早要离开,到时联系不便,他爹有心也无力之意。看似过于冷情却是最理智的心态。

而后者关关?

她话里对她祖母有埋怨,但她还是或多或少将一切怪在她祖父身上。她就觉得造成她爹不幸的根源就是她祖父。

先是她祖父对原配不忠,犯了蠢,之后犯了蠢又心软,是她祖父的拖泥带水作风先给她祖母留下不该有的念想。

一切最大的错误就在于她祖父。要是可以的话,她是不想去认什么祖父,好不容易脱离一个关又来一个关。

腻烦人~

户外冬日游乐美女比剪刀手卖萌图片

这一点,齐景年很赞同。

她祖父再有爱国心,但不在一个阵营,到底是有祖父不如无祖父。可要是无祖父,梅老就成不了关世叔的先生。

有因才有果。

所以啊,关家的事情真不好说是谁对谁错。就像他爸说的,谁也代替不了关世叔,关世叔自有判断。

啊,当闺女的,还是跟着老子的步伐算了。别再去替祖母找理由,也别再去替那位大姑抱不平。

当年人家亲外家顾家可在京城,人家当家人都不愿意替他亲外孙女出头,个外八路的小侄女好打不平什么。

齐景年觉得还是他的关关不愁吃不愁喝闲的,有这时间还不如没心没肺地去摸一摸那堆金子,乐呵乐呵。

做人就需要明白什么?

凡事别钻牛角尖。乐观一点,再乐观一点。

他就在最痛苦之时抱着此生不行,来生也会一定与关关再续前缘的心态才熬过来。这不,梦想成真了。

齐景年为了不让她寻思些有的没的。次日醒来,他就建议先上早市收下瓜果,在去乡下收下小树苗和种子。

果然!

关平安眉开眼笑地应了。哪还记得她祖父祖母,还有她大姑那些人。用过迟了早餐,她二话不说就带他出发。

地处国境线有一个最大的优点,自由贸易点就多,尤其是早市和晚市。市场上的商品种类就不逊于省城的。

像药材石斛的品种就有好几种,像三七之类的药材就不担心收不到,还有本省出产的茶叶,那真是种类繁多。

买着买着,在早市其中一家摊子上,那位摊主就悄声介绍他那个村寨就有白菜、黑茶、红茶、绿茶、磨锅茶的,什么茶都有。

像鸡枞菌、鸡油菌、青头菌,还有什么扫把菌的松茸的就到处都有摊位,让齐景年和关平安大大长了一回见识。

蜂蜜多、冰糖多、果脯多、水果多,类似手编的手工品也非常多,还是基本上部都无须凭票购买。

虽还是比不上之前在另外一个国家那般方便购物,但也算是一个惊喜。逛了一个早市回来,俩人又收获满满。

在这期间,关平安还发现一件事。这边穷的人家很穷,但富的话,那出手阔绰的,绝对不逊色于她本人。

她用麻袋买山货,可还有人直接瞄一眼摊位,二话不说就包圆的呢。就这做派,害得她还以为是谁跟她找茬来着。

后来方知人家可不单单就这一回,每次有大集,人家都是这么干的,据说还有人家派头大到去公家店开张白条就行。

事后,那边商店再派人上门结账。作孽呢,怎么就忘了这是谁的地盘,以为是在对面,这是国人民的懂不?

反正就是关平安自己,她在四九城都不敢开张白条上商店先记账,连想多蹭坐她爷爷的小汽车都不敢。

关平安总觉得就她听说的这种开了白条的事情,迟早有人要翻车。别以为山高皇帝远,那是有关部门还顾不上。

这两年随着一部分人平反收回产业,有人怕,也有人得瑟。不说社会上的,就连校园内那叫一个思潮汹涌。

别瞅她是从来不掺和进敏感话题,看着就是个实实在在的书呆子,但那什么文学院的学习班谈论组就整天瞎扯乎。

齐景年将购买到的东西,是麻袋的先给绑在自行车后座上。闻言,他打趣道:“想提醒对方?”

关平安无语地翻了个白眼。

她有这么傻嘛?

齐景年强忍着笑意,一脸了然点头,“哦,我明白了。是气有人居然敢跟抢东西。实在太过分了!”

好想捶死他!

“就贫吧。”关平安瞟了眼手上的腕表,“时间已经不早了,咱们现在出城转一圈儿,吃了刚好赴约。”

“就不怕那人下毒?”

“不会!没听当时边上还有人问对方爷俩这个月有没有空,他家要办喜事想对方爷俩去掌勺?”

“好有道理的。”

“就放心好了。想我走南闯北过多少地方?类似的经验绝对比多,我还能阴沟里翻船不成?”

齐景年斜了她一眼,继续绑东西。

“……那个,那个是我没提防。我承认我刚开始回去,我是有提防顾家上下,可后来不是马虎大意了嘛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吃过一次亏,我还能不吸取教训?这么跟说吧,现在除了我爹娘,我哥还有,我是对谁都不敢信。”

“嗯,记住这一句。”

“肯定的。”

“有我在身边,也不用太紧张。就是有时我有事儿没在身边,要小心一些,别小瞧了人心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“傻!”

“才傻!”

“行,我傻。走咯,傻媳妇儿。”

“敢当我爹的面喊喊试试!”

“不敢!”

关平安乐得咯咯直笑。

推着自行车的齐景年失笑摇头。

真是傻丫头,就会用爹威胁人这一招儿。可就这么时而聪慧过人,时而又蠢笨蠢笨的关关,入了他的心。

拥有了她的心,他又想要她整个人了,怎么办?